猎兽机器:1、钢屑纷飞-动力盔甲对战机器兽

人脉管理软件

机器文明之父阿渺曾说过:机器人是人类进化的新阶段。阿渺没曾想到的是,机器文明中的人类还是那个人类,只不过成为了世界的配角。而且,人类并不知道曾经有过阿渺这号人,还以为他是哪个牛逼的机器人呢。

所以当吴鸿从数据库查到这个几百年前的渺小人物之后,差点吐血。这个没有确切姓名,只知道叫阿渺的人对机器文明所贡献的,也就是那一句话以及一堆废话而已。但问题是,机器生命把那句话当成了自身文明的开端,让他一不小心成为了“创世主”。这就是命运啊!

命运对于吴鸿来说,是个扯淡的玩意儿。生活在机器文明边缘的他,跟其他边缘人一样都要面对命运的各种捉弄。相对来说,那些生存于机器文明羽翼下的主体人类,是命运的宠儿,被机器文明百般照顾。这些人的命运就是一条幸福生命线,从生到死都是满满的幸福感。

所谓幸福感,无非是满足各种欲望。比如食欲、睡欲、玩欲,以及奇妙的性欲。真特么奇妙,正在沉浸于性欲感觉中的吴鸿忍不住笑骂这个奇妙的玩意。只不过,满足他性欲的对象,不是女人,当然也不是男人,更不是动物,而是动力盔甲里面的虚拟人,一个美得冒泡的虚拟女人!

这世上真正的美女很多,他身边时常也会有一些美滴滴的女人,但是这些真人实在比不上虚拟人。同样,从女人的角度来说,任何帅到爆的男人也都不如虚拟男人。可悲!人们经常骂自己被虚拟事物绑架的可悲处境,但却对它们乐此不疲。特别是当人们烦闷的时候。

吴鸿烦闷的原因是,他的女搭档离开了自己,回到那个充满幸福感的机器文明世界中。尽管吴鸿口头上祝她各种幸福,但在内心深处,他却希望她各种不如意,然后再回到自己身边。多么可笑,一个正在跟别的“女人”亲密的男人,竟然思念另一个女人。理由只有一个,这个男人有病!相思病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要想重新找一个合适的搭档真不容易,有些人一辈子都找不到满意的搭档,更多的是猪队友。这不,外面的坚固防线被某个猪队友给坑了,不但把自己坑死,还坑死了好几个兄弟。对于猎兽者们来说,能够让他们联合起来,甘冒被坑死危险的事,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。机器兽来袭!

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吴鸿不得不忍住那一发的冲动,从欲望中抽身出来。动力盔甲调整到战斗状态,虚拟美女的声音也由娇吟转换为镇静,吴鸿瞬间觉得战友又回到身边。对于他们这种靠猎兽为生的边缘人来说,战斗几乎是人生的全部,多数人生于斯也死于斯。

外面枪炮声此起彼伏,原本在休息的猎兽者们互相召唤着加入战斗。看情形,机器兽们已经难忍饥渴,集合在一起发起了强大的冲锋,要冲出猎兽者的包围圈。已有几个猎兽者惨死,前沿包围圈被冲出了一个缺口。吴鸿热血沸腾,拿起猎兽枪一步冲了出去。他眼中仿佛又充满了碎屑横飞的钢铁躯体。

李飞所负责的区域只剩下两个猎兽者,他的搭档已经牺牲。动力盔甲上满是伤口,防护能力已经接近于零。死亡的气息通过滤气系统涌入他的口鼻,让他的精神几近疯狂。当他正准备拼尽最后一滴力量,告别自己那壮烈的猎兽人生时,突听身后一阵狂吼,几颗子弹擦身而过,击中身前一只机器兽。

随着机器兽倒下,李飞的肩膀被来人搭上,传来吴鸿的话语:这次来势这么猛?李飞高声回答:不是来势猛,是你来得迟!好吧,吴鸿承认来迟了一步,看来欲望那东西真能让人迟钝。现在的问题是,怎么解决眼前这个棘手的情况?机器兽不但来势凶猛,而且越来越多,相反猎兽者却越来越少。

撤!在杀死几个机器兽后,吴鸿向身边的猎兽者们喊道。撤?你真对得起死去的兄弟!李飞鄙夷地说。撤有撤法,包围圈向我们撤的方向移动,让兽们跑,跑一阵就会歇下来,那时候再收拢包围圈。吴鸿一边射击一边说出想法。好办法,另一个猎兽者喊道,就这么办,但是别把包围圈冲散了!

李飞看了吴鸿一眼,他没想到这人能想到这种好办法。吴鸿的方法等于移动兽笼,只要笼子没破,野兽再怎么冲撞也没关系。等野兽撞累了,就可以轻易将其拿下。作为猎兽者,平时基本上是单打独斗,很少有机会合在一起搞大场面,也就没有什么战役层面的意识。吴鸿这家伙,难道有什么来头?

几十个剩下的猎兽者在吴鸿带领下,向机器兽奔跑的相反方向移动。整个平原上展现出一种奇怪的动态画面,一群凶猛的机器兽像麻点一样,随着领头的麻点在广袤平原上疯狂奔跑,却始终跑不出一个不停移动的由更小的麻点围成的圆圈。偶尔有几个麻点冲到圆圈边上,便被圆圈吐出的火舌击倒。

这得益于猎兽者身上那套超越常人所穿的动力盔甲,可以提供充沛的攻防能量和匪夷所思的机动能力。饶是如此,一些猎兽者也几乎赶不上节奏,幸好所有猎兽者彼此照应,适时为伙伴提供能量和救助,才不至于被机器兽冲散包围圈。

机器兽们果然跑累了,一个接一个停歇下来。吴鸿观察到它们的能量状态处于低水平,便向所有猎兽者大喊:收拢,杀!猎兽者们早已憋着一股气,便都应声而上。于是,平原上这个奇异的圆圈内,火舌四处乱窜,就像一堆失了火的烟花。没有血腥四溅,只有钢屑乱飞。

这是个纠结的时代。人们一方面十分尊重生物的生命,另一方面却对机器生命大肆屠杀。而放任、倡导屠杀的,正是机器文明中的主体生命:机器人。原因是以机器兽为代表的低等机器生命不受节制地滥用能源,导致机器文明世界能源紧张,时常引起机器人的末日恐慌情绪。

吴鸿他们这次收获很丰富,所获的机器兽智能芯片足够他们歇手一段时间去享受享受。不过这些战利品也要分一部分给牺牲的猎兽者们,接收的通常是其家属,如果确实找不到接收人,也要换成金钱陪葬他们。死了的猎兽者还是猎兽者,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猎兽。这不能说是迷信,这是信仰。

批量下载网页图片

您也可能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