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认为的红楼梦主旨

人脉管理软件

确如很多人说的,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红楼梦,也就有自己所理解的红楼梦主旨。有人看到的是爱情,有人认为是反封建制度,有人认为红楼既不是简简单单的爱情故事,也不是什么反封建,而是反对腐朽的世俗人情,正是这些腐朽的世俗人情毁了大观园众姐妹。

我认为,其实这些只是红楼梦不得不表现出来的外表,并不是它的实质。曹雪芹不是要做道学家,不是要去完成一个批判社会的历史重任,而是要说出一个比宝、玉更珍贵的东西来。这个东西,就是一个字——“情”。

红楼梦里面的这个“情”,它既不是爱情,也不是什么亲情、友情,它虽然不排斥这些世俗之情,但它却是超越它们的。贾宝玉喜欢众姊妹,如果用世俗之情去看待的话,那么他十足是个花花公子、多情少爷。很显然,以红楼梦思想之深,是不会重蹈“千人一面、百部一腔”的才子佳人小说覆辙的。那么应该怎样看待这个“情”呢?其实有一个绝好的注脚,就是警幻仙姑赞许宝玉的那个词——“意淫”。

请看警幻仙姑对意淫的解释:“淫虽一理,意则有别。如世之好淫者,不过悦容貌,喜歌舞,调笑无厌,云雨无时,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: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。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,吾辈推之为‘意淫’。惟‘意淫’二字,可心会而不可口传,可神通而不能语达。汝今独得此二字,在闺阁中虽可为良友,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,百口嘲谤,万目睚眦。”

正如警幻所说,意淫二字,乃“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”,且此二字“可心会而不可口传,可神通而不能语达”。这又有点像《老子》所说的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可以说成“情可情,非常情”。道法自然,那么,红楼梦里面的情呢?这里面的“情”,也可理解为“情法自然”。自然本是混乱的,当它一旦以“道”的面目出现时,就不在混乱,而就像我们现代人所讲的那样,成为一个个井然有序的“规律”。同样,自然本是淫靡的,当它一旦以“情”的面目出现时,就不再是那种淫靡,而是每个人天生所拥有并在后来所消弭的“性情”。

道法自然、情法自然,这里的法是“效法、参照”的意思,既然道和情是自然的表现,为什么还要效法、参照?因为,道和情之所以存在,是从人类的角度来观察的。人类属于自然,它拥有自然的一切属性;但它又有意识,有了意识的自然物就不再是原本混乱、淫靡的自然物,而是有道可循、有情可钟的自然人。注意这个“自然人”,它是高于“社会人”的,是人的根本。自然人的道是大道,自然人的情是真情,而社会人,其道是处世之道,其情是世俗之情。处世之道、世俗之情也可以有大小、真假之分,但却正是应了红楼梦所讲的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”,大道与小道可以互相转移,真情与假情可以互相变换,究竟是大、是小,是真、是假,都是以世俗人情为准绳的。胜则称王,其道即为世俗之大道;赢则有爱,其情即为世俗之真情。至于胜的手段、赢的方法,都是不重要的。凤姐泼醋,在她来讲是治人之大道;贾琏偷腥,于他来说是爱人之真情。这些都是站在世俗的角度、自己的立场来看待“道”和“情”,终究不是根本的。

秦可卿、秦钟,这两个人的名字用了“春秋笔法、微言大义”的写法,秦可卿其实就是“情可情”的谐音,而秦钟是以“情可情”为基础,进而转换到自然人“有情可钟”的属性上来。但是,或许是曹雪芹还要特别提示《老子》里面的下一句“名可名、非常名”,他虽然给了二人这个好名字,但是却让他们做出一些并不符合这些名字的事情出来,这似乎是要告诉人们,再怎么冠冕堂皇的话,只要一堕入世俗就变得真假不定、是非难分。不过,也许曹雪芹是另一个意思,就是批判现实的社会让“情可情”从自然堕落为世俗。(补:“秦钟”这个名字或为“情终”的意思)

其实我说了半天,也没有明确说出红楼梦的“情”到底是什么。要明确解释这个“情”,实际上是不可能的,就好像“道”一样,《老子》也只是用一句玄乎的“道可道、非常道”来解释。最好的说法,还是警幻仙姑那一段对意淫二字的解释。

我这里把“道”和“情”并列来讲,实质上是想说明一个可能性——曹雪芹用文学的手法创建了一个与儒释道并列的哲学思想,它的名称就叫做“情”。

关于各人所理解的红楼主旨:

在不同人的理解中,红楼梦大概表现了这几种不同的思想:

1、纯洁的爱情观
2、反对封建腐朽制度
3、反对腐朽的世俗人情
4、提倡“情法自然”哲学思想

红楼梦作为一部巨著,当然不会只有一种思想,以上几种思想都表现在红楼梦里面。关键问题是,哪种思想才是红楼梦的主旨,是曹雪芹想要着重表达出来的东西。需要说的是,第二个思想是课本上所提倡的,并把它作为了红楼主旨,更多的人把它看作红楼梦之所以伟大所在。但是对于这一点,我认为是最靠不住的。

1、对于纯洁的爱情观,红楼梦确实表达了出来,但它不会是红楼梦的主旨,它也不会比其他思想有高度。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2、对于“封建制度”,我要说,这只是今人的看法,在曹雪芹那个时代,一没有“封建社会”的说法,二没有“社会制度”的理论,他不会超越当时社会的认知而反对这个制度提倡另一个制度。况且,所谓原始社会、奴隶社会、封建社会,都是外来思想,并不适合用来描述中国的古代史。如果曹雪芹真的把反对封建制度当作主旨的话,那么他会找什么解决方法呢?他会首先认为这种腐朽的现象不合理,然后寄希望于出个能人来改变朝纲,甚至希望改朝换代,换一个姓氏当天子,但他不会想到让人民当家做主这种思想。这不是他思想境界低,而是局限于那个时代,正如我们局限于如今这个时代一样,不知道后世会出现什么更先进的社会发展观。所以,把反对封建腐朽制度当作红楼梦主旨,是曲解了红楼梦。

3、对于世俗人情,古人在这一点上所看到的比“制度”要深。从古至今(曹雪芹那个时代),很多文人都在与腐朽的世俗作着斗争,有积极入世的,有消极避世的。积极入世的代表有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,消极避世的代表有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曹雪芹是讨厌“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”这种世故思想的,但他却没有消极避世,否则的话,他不会写出《红楼梦》这个人类大悲剧,而会写出《逍遥游》那样的逍遥文字了。曹雪芹对腐朽的社会人情是批判的,但他并没有把批判当作主旨,他的主旨是更进一步,提出一种既不世故又不消极避世的哲学思想。

4、“情法自然”,跟“道法自然”一样,其根源不是消极避世,而是提出一种方法论,用一种根本性的事物来规范纷繁复杂、真假变换的事物。道法自然的成功例子是汉初文景之治,用的是道家无为思想(注意不是“道教”思想),才有后来的汉武盛世。情法自然的成功例子没有,也许以后也不会出现,但是它确实与道法自然一样,是一个高深的思想,而不是简简单单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。它所涵括的对象是全人类,是所有拥有自然属性的人,而不是几个男女、几个亲戚、几个朋友。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子是泥做的骨肉”,这是用文学手法来对自然人进行定义,用女儿来影射“情可情”中的情(春秋笔法),用男子来影射世俗中的人情。“我见了女儿便清爽,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”,这是表达了批判世俗人情、提倡情法自然的主旨思想。“吾所爱汝者,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”(警幻仙姑评宝玉),这是提出了方法,不世故也不避世,做个呵护真情的“淫人”。

所以,我认为红楼梦的主旨既不是谈爱情,也不是反封建;反世俗有点靠谱,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。红楼梦的主旨,应该就是第四点:情法自然。

批量下载网页图片

1 条回复

  1. 开心每一天2019说道:

    解读的已经很彻底了,佩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