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王不是一般人,他死后十有八九是要接位做阎王的

我是孟婆,我不想干了!

世事无常,鬼事也无常。这不,黑白无常又来问我了,说我那汤的问题啥时能解决。

阎王怪罪黑白无常拿错人,黑白无常说人是正常人,魂也是正常魂,至于他忘不了前世恩怨,是因为我的汤不够劲道。

事情还得从头说起:

一、

人间有个葡家庄,庄内有个葡大老爷,人聪、心大,能说会道,常忽悠人。

当时天降大灾,世界莫不激荡。葡大老爷稳坐大堂,指挥若定。阖庄上下,虽大半因灾病倒,他仍能镇定自如。原因无他,皆是他一句话的功劳:

“没人比我更懂天灾!”

因他自信满满,庄人不疑他是装逼,倒把身家性命都寄他身上。不自救,亦不许他人相救。

由是死者众。

二、

客观来讲,你死多少,我汤只管够。

只因死者越多,我熬汤材质便越多。死之不尽,取之不竭也。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来,奈何桥上过客如织,我卖汤的生意依然红火的原因。

这里不得不公开一点我做汤的秘密,以证明我的清白。

这汤关键之处在于有个了不得的药材,来自人的身上。世人虽有各自不同的面相和德行,有一样却是共同的,那就是“忘性”。

你叫他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他就非要在那里再跌一次,因他有“忘性”。

此种例子不胜枚举。

忘性看不见摸不着,我孟婆却能够取得它,那是我的本事。我将这忘性注入滚开的水内,便有了闻名不如见面的孟婆汤

三、

那葡家庄死了恁多人,于我生意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。只因死了个忘死鬼,在我阴界搅起了很大波澜。

那时黑白无常将他鬼魂押解到我店里,订了一碗汤,也没说他有啥特别之处。要知我这汤也有三六九等的,最下等可治一般死鬼,像那忘死鬼,必须用最上等的汤治他。若告知我他是那忘死鬼,我第一时间就用那上等汤伺候。

待他喝了汤,俩无常押他去投胎,半路上他说了一句晴天霹雳的话:

懂王,你好狠!”

懂王何许人也,葡大老爷是也。只因他平常说自己啥都懂,人都尊称他为“懂王”。

这句话原本稀松平常,一般鬼不会在意,但那黑白无常却是精明胜过寻常鬼。

俩无常掉头就回到我店内,二话不说,就说一句:“再来一碗!”

一碗一碗又一碗,奈何桥上来回折腾了好几次,那忘死鬼仍忘不了世间的懂王

我所不知的是,上等汤竟然也治不了他!

四、

事体甚大,我与黑白无常一起汇报了阎王阎王也没个主意。

我思来想去,从我专业角度出发,条分缕析,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。最后归结时,发现根源还是在那葡大老爷身上。

世人哪有什么都懂的,无知者无畏而已。因他无知,便觉得自己啥都知道。这葡大老爷活了几十岁,挣了偌大的家产,岂是无知之人?哪怕仅凭岁月给他沉淀的知识,也不至于让他如此不知羞耻。只因他为了达成无知之功,练就了忘却有知之力。其心性何其坚忍!

也就是说,这葡大老爷是普天下已知之人中,忘性最大的。

只需提炼他身上的忘性,便可治那忘死鬼!

五、

阎王派了个造梦鬼,与我一起去考察那葡大老爷的忘性。因他阳寿未尽,不能随意拘拿他的魂魄,只得用做梦的方法来研究他。

造梦鬼业务娴熟,不一会就让葡大老爷做梦了。我事先与造梦鬼商量过,要她在葡大老爷醒时清除那梦境,因我要在他梦里与他面对面深入交流,不能让其醒后记得我孟婆。

懂王你好!”

“你是何人?”

“阴界阎王属下,奈何桥上孟婆是也!”

“没人比我更懂阎王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没人比我更懂奈何桥!”

“不是吧?”

“没人比我更懂孟婆!”

“……”

很好,很好,我故作镇定。为了研究他的忘性,我也只能压制心内的狐疑,与他虚与委蛇。

六、

梦中的葡大老爷像醒时一般镇定自若,看来他那修炼无知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。

我岔开话题稳住他的思绪,并暗自通知黑白无常来压阵。虽不需锁拿葡大老爷的魂魄,但也得提防他因激动过度,把魂魄飞出来与我纠缠。要知道像葡大老爷这样的人,是比鬼还可怕的。

何况他此刻已经脸红脖子粗了。

“找我何事?”

“我熬汤遇到瓶颈,因你身上有个甚好的药材可用,想与你商量商量。”

“这不公平!”

“何处不公平?”

“你问我要东西,我损失很大,你却没有任何付出,这对我不公平。你必须与我签个协议,允许我问你要东西,无论什么、无论多少、无论有没有,你都得遵守协议。若不遵守,必须接受制裁,神鬼共鉴!”

他又激动了,我却一脸懵逼。

说实话,我原是个暴脾气,若在平常,我早就爆了。但面对这个葡大老爷,就得忍着,因这人实在不平常,不能以常理度之、常情待之。

不得已,我挤出笑容:

“还没问你要东西呢……”

“你撒谎,你刚才不是要我身上啥玩意,熬你那啥玩意?”

“你身上有个好忘性,能提高我那孟婆汤的功效。”

“哦,是吗……”

葡大老爷一时愣住,这是典型的忘性发作。

“没人比我更懂忘性!”

“对对对,你最懂!”

“没人……”他陷入了深沉的思考,“你那玩意叫啥来着?”

孟婆汤!”

只见他咧嘴一笑,面上露出比鬼还可怕的表情:

“没人比我更懂孟婆汤!”

然后我疯了!

我没有继续研究葡大老爷的忘性,实在是因为我自知能力不够。几千年的见识也伺候不了这么个人物,哪怕是阎王亲自出场,也无济于事。

在我提出辞呈后,我向阎王附送了一句警示:

懂王不是一般人,他死后十有八九是要接位做阎王的!

这是在知乎回答写的一篇搞笑小说,原问题:如何以“我是一个孟婆,我不想干了”为开头写一个故事?

请关注我的知乎帐号:https://www.zhihu.com/people/miaoguho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