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符小队:4、眼中异象-通过异象调动异能

人脉管理软件

原来赵妍的父亲赵宗良是个大老板,创建了赵氏人工智能服务公司,专门为人工智能系统提供人工服务。雅芝姓陈,在智服公司做文员。潇湘是赵妍的大学同学,在上次暗能量波动的时候失去了记忆,被上家单位炒了鱿鱼。

四男三女无所事事,就在医院的广场上练起了异能。可无论他们怎样使力,就是不见异能的影子。折腾了半天,三女早已不干了,四男也垂头丧气。在一旁观看的肖江也是一筹莫展,他几乎把肖珊从出生到第一次使用异能的所有情形都描述了一遍,就是不得要领。

尽管没有进展,但大家都增进了感情,连称呼都变亲密了。

“喝喝水!”肖江把这几个没精打采的男女喊停,“这么折腾不是事,我觉得可能有什么要点我们没有把握到,可惜我认识的异能者除了珊珊都跟我没交情了,否则我可以请他们来指导指导。”

“难道所有异能者都是别人指导后才能发掘异能吗?”吴锋皱着眉头问。

“那倒不是,珊珊就是无师自通的。”

“那咱们再好好捋一捋她第一次使用异能前后的情形,特别是可能的特殊现象。”吴锋思考着,“肖大哥刚才也说了,肖珊当时先后发生了这些事——从坡上摔了一跤,哭了十分钟,被老妈打屁股打了二十秒,然后老妈被老爸吼了两声,吓得肖珊哭着说我看不见了,最后小手一推把妈妈推得嘴啃泥,妈妈惊讶说刚才感到一股旋涡般的力量把自己往后拽。”

“肖珊推妈妈那一下就已经使用了异能,关键之处都在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上。”崔永涛接口说。

“我来总结一下,摔跤、哭、打屁股、被吼,就这些事,我们刚才也都试过了,没一个成功的。”许飞总结道。

“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被吼叫声惊吓,让异能窜了出来。”卢小亮也发表意见。

“但我们忽视了一件事实,当时珊珊才六岁,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很脆弱,被打或是被吓都会很难受。所以……”吴锋说时望着那三个美女。

三女先还听得直点头,认为有道理,这会儿看见吴锋突然停止说话望着自己,那眼神中似乎还含有一丝不怀好意。几秒种后,三女明白了,他是要从自己这三个弱女子中挑选一个最弱的,来重现摔跤、被打、被吼的过程。这一惊不得了,都齐声叫道:“不行!”

许飞早已捧腹笑了起来,道:“我说怎么没效果呢,原来是因为刚才选的是我们几个男人受罪,这会儿该着你们了!”

卢小亮挠挠头,咕哝道:“哪个最弱,这不显而易见的吗?”

他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潇湘。

那潇湘愣了半天,忽然哇的指着卢小亮,叫道:“好你个小亮亮,先还以为你向着我呢,这会竟然出卖我!”说时窜上来打他。

她下手不知轻重,手攥成毛栗子招式,照卢小亮头上就敲。

“啊,疼……疼……”卢小亮叫道。

“机不可失!”崔永涛喊道。

精灵古怪的陈雅芝最先会意,嬉笑着上来就朝卢小亮屁股一脚。这一脚着实不轻,直把他踹倒在地。与此同时,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肖江窜身而起,贴着卢小亮耳朵大声喊叫:“败家娘们,下手不知轻重!”

他这一出口,除了当事人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吴锋捧腹笑道:“这话不是应该朝雅芝喊的吗?”

“这样效果会好……”

正回头向吴锋笑答的肖江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,因为他马上就向后飞跌而去,摔了个狗吃屎。

“哎嘛,震得我耳膜疼!”卢小亮一手捂着耳朵,一手成掌朝向肖江的方向。

“成功了!”男女们雀跃欢呼。

“我觉得只是成功了一半!”卢小亮此刻一手捂着被敲疼的头,一手捂着被踹疼的屁股,脸上是无奈的表情。

“一半是什么意思?”赵妍不解地问。

“刚才是成功调出了异能,但现在我又不知道怎么把它弄出来了。”卢小亮苦恼道。

潇湘听了,招呼也不打一声,又要上来敲毛栗子。

“别,我可受不了第二次!”卢小亮转身躲到崔永涛身后。

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肖江也有点苦恼,他摸着腮帮子,苦思冥想着说:“按道理这一下就可以了,珊珊后来都能随意使用异能。”

“她应该是天性聪慧,”吴锋摸着下巴说,“或者说小孩子好奇心重,觉得当时出现的某种奇异现象很好玩,就努力去回想,间接调动了异能。”

“你看到什么奇异现象没?”潇湘问卢小亮。

“有是有,但又说不清!”卢小亮苦思冥想,“我当时觉得眼前发黑,眼冒金星。”

“这不是正常现象吗?”赵妍还是不解。

却见吴锋缓缓抬起右手,双眼微闭,把这个动作保持了几秒钟。然后轻哼一声,右手快速挥出。只见他前方起了一阵猛风,将地上的灰尘和落叶卷往半空。离他两侧最近的人也被风刮得衣服猎猎作响。

在大家惊讶的眼神重,吴锋咧嘴一笑,睁开双眼,说道:“成了!”

“怎么做的?”大家异口同声地问。

吴锋开始解说:“我当时点过珊珊弄的那个图案后,也有眼前发黑的感觉,只不过那种黑暗并不是完全的黑,似乎有一些像彩虹一般的波纹在里面扭动。”说到这里卢小亮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这种波纹我们在穿越的时候就体会到过,”吴锋继续解说,“现在看来它就是异能的体现。之前我一直在头脑里反复回忆那种波纹,也重新看到过它,但一直不知道怎么利用。就在小亮调出异能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利用波纹的途径可能是调动自己的情绪。我之前都是冥思苦想,越想头脑越安静,那波纹也更加安静。想到这个道理后,我刚才反其道而行之,看到地上那些尘土落叶,我故意引起讨厌脏乱的情绪,挥手要把他们扫去,结果成功了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,我也讨厌脏东西,但我怎么不行?”赵妍向地上不停地挥手,地上的落叶不但没有被吹走,反倒被自然风吹得离她更近了。

“第一,你要先见过那种异象;第二,要在脑中调出异象的样子,并且在使用的过程中一直保持。”吴锋解释道。

卢小亮早已跃跃欲试,他本就聪明,此刻听了吴锋的解释,二话不说就照着吴锋之前的样子练了起来。直到他一手挥出,果然卷起一地落叶。

又是一阵欢呼。

肖江却仍然苦恼,说:“难不成每个人都要被别人出其不意摔打一次才能调出异能吗?”

这是一个大问题,特别是对于三个弱不禁风的女孩来说。

“这个问题需要慢慢来,”吴锋转移话题,“现在咱们再去看看珊珊吧,如果她醒过来就好办多了。”

大家齐声同意,都回病房看望肖珊去了。

批量下载网页图片

您也可能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